深水

火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火(想要小红心小蓝手各种评论

tear

我一向认为哭鼻子是一件令人羞耻的事,他是一种懦弱,无力的表现,像野兽轻易把肚皮展现给对手。

所以在我年轻的时候,不,应该是尚未注射血清的时候,即使那群混混差点把我的手臂打折,我也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在我最亲密的好友,巴基被俘虏的时候我没有哭。

在他掉下火车的时候我没有哭。

在佩吉的葬礼上时我没有哭。

而在巴基回来的时候我承认我有那么一瞬间差点哭了。幸好我在拥抱他的时候用他的衬衫避免了这一尴尬的场景。

我们一起度过一段不错的时光,在内战后。


后来……


后来……


我们一起经历了难以描述的事件。


但他又从我眼前消失了。


我可能真的失去他了,又一次。


我的眼泪有点止不住了。


我有点累了。


我想他了。


我和我室友的沙雕日常之联想到锤基

[原版]我和我室友等麻辣烫出锅ing


我:我待会儿可能会给你点牛丸和虾饺。

室友:为啥?

我:我觉得可能加多了。

室友[一脸嫌弃]:那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少加一点儿?

我[茅塞顿开]:可能我一看到它我就开心,一开心就加多了。

室友[更加嫌弃]:承认吧你就是喜欢我!┐(´-`)┌

我:(*´◐∀◐`*)。。。


[锤基版]

锤:迪迪我送你几箱空间宝石吧!

基[表面不屑+警惕实际内心狂喜]:你要干撒?

锤:之前远征的时候一不小心拿多了。

基:那你不会拿之前考虑一下吗傻der

锤:没办法我一看见它们我就想起你,一想起你我就开心。

基[脸红]……

此时螳螂妹飘过:小洛基!我能感觉到你哥炒鸡喜欢你!!

锤:不,是爱。

基妹:⁄(⁄ ⁄•⁄Δ⁄•⁄ ⁄)⁄


(什么沙雕土味情话


[盾冬]琐事

      

        人人都说他们是模范夫夫,虽然在这之前反对他俩在一起的人一抓一大把。

        巴恩斯永远都不会想到那个看似正经的富二代会把史蒂夫向他求婚的照片分段发到他的社交平台上。当然,他也是后来才知道,最开始发布上的图片里,美国队长单膝跪地,手上捧着求婚戒指,面对一脸震惊的他。网友的评论大多都是表达震惊的乱码,然后那个平台炸掉了。

        第二张是几个月后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某一流法师po出两只戴着戒指搭在一起的手,然后就被显微镜网友爆出戒指的样式正是几个月前队长的求婚戒指。距离平台被炸掉的时间还有29秒。

       于此同时某一流法师热心地帮他注册好账号。于是他的账号被扒出来,私信里在最初的几个月里都领略到了键盘侠和脑残粉的骂人本领。

        几天后雷神颠儿颠儿地跑过来了问他为什么洛基最近蔫蔫的。巴恩斯只是摆摆手让雷神转告洛基他没事儿。看来即使是神也不能完全体会到人心的复杂性。之前他在逃亡的时候……算了,不想了。总而言之他知道洛基本来是想让他看看网友的反应,然后收到一大堆祝福,但是搞砸了。

        

         一切进行的非常顺利,领证,举办婚礼,蜜月,一切完美。除了在婚礼上有几个狂热粉丝伪装成来宾来闹事,不过很快就被娜塔莎解决了。

         那是巴恩斯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之一。随后而来的是鸡毛蒜皮的大小事儿。

        都说童话里的王子和公主历经磨难冲破种种艰辛最终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前冬日战士表示他要反驳三点,第一,史蒂夫不是王子或公主;第二,他不是王子或公主;第三,他要质疑一下王子和公主是怎么“幸福”地相处的。

        在甜蜜的蜜月后他俩从来没有停止过斗嘴。上至家具布置,下至柴米油盐,他们的新居里的每一样布置都是他们战斗过的证明。他们吵的最凶的一次竟是因为选择窗帘的样式不同。

        幻视曾经问过他为什么他俩每天都要吵架,巴恩斯·布坎南·罗杰斯认真地告诉他那不叫吵架,叫拌嘴。但他没有告诉三岁宝宝每当他和爱人拌嘴的时候那副倔强的样子,总能让他回想起他们仍在布鲁克林的时光。然而幻视瞬间识破他的小心思然后转头就告诉史蒂夫了。巴恩斯从来都没注意过为什么他的爱人每次和他拌嘴都那么有耐心。

     

        巴恩斯讨厌早起,而史蒂夫习惯晨跑。这一点冲突在他们度蜜月的时候并未体现(因为史蒂夫再怎么古板也不会傻到抛下爱人去晨跑,他巴不得天天和巴基呆在一起)。但是他们回来后史蒂夫又恢复了他的习惯。巴恩斯不忍心看着史蒂夫早上偷偷摸摸地起床晨跑,生怕打扰他睡觉。史蒂夫永远都不会知道为什么巴基突然每天起得比他早,也不会知道爱人在玄关目送他去锻炼后飞扑回床上补回笼觉。


         有的时候史蒂夫有长期任务不能马上回来,独处的他就开始反思自己对史蒂夫做过的过分事或犯过的错误,然后恨不得把自己找个坑把自己埋起来。所以史蒂夫任务回来后的巴基格外温柔,但时限也就那么几天。


        回过头来他们的经历可谓是一波三折,但幸好他们都坚持下来了。

   

       他们会在一起很多很多年,会吗?他也不知道。他们,包括身边的伙伴的职业不允许他们做出长远的打算,未来的畅想。他们可能上一秒还在闲聊,下一秒就战死沙场。他所能做的,只能珍惜现在的时光,直到一方永远离开另一方。


[锤基] 沙漠 Part3



探宝商人锤×向导基


        第二天凌晨快要上路的时候,Thor看着他一瘸一拐地走向骆驼,于是自作主张地推迟了行程,他可不想让他的人形指南针受半点委屈,吗?他也不清楚。以前他追求美女的时候也没这么挠头。


        “Loki,给。”Thor递给才想起随身带的之前淘来的一瓶药水,恢复伤势超一流,但好像有什么副作用来着,不过好像没多大关系。“对蹭伤有疗效。”


        出乎他的意料,小野猫并没有炸毛,而是默默地收下,找了块岩石躲起来。如果能加一生谢谢就更好了,某人心里如是想,然后去吩咐用人把Loki的鞍鞯多垫几层丝绸。


        但Loki没想到这将成为某人名正言顺钻进他帐篷的理由。


        (没力气写了。。。


[锤基] 沙漠 Part3

探宝商人锤×向导基


       “Loki Laufeyson,为您诚挚服务。”青年在骆驼背上做出夸张的动作,眼底满是戏谑的神色。Thor忽略了他的暗中挑衅:“所以,能请您为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要在傍晚出发呢?Loki。”好吧,在厚脸皮的驱使下Thor称呼这位向导的语气熟的像多年的好友,连他的副手都看不下去了。


        但是Thor心里清楚,这只小野猫的来历可不简单,光是高天尊的养子这个身份就不简单。他对Mr.Laufeyson的兴趣愈发浓厚了。他的容貌,他的嗓音,他的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来的气质,和他的身世。


        “我通过观察星象来导航。”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彼此之间都没有再搭话。夜晚的沙漠更加沉默,除了远处几声狼嚎和驼铃,剩下他的手下之间的窃窃私语则被风吹散。直到东方的地平线泛白,Loki才宣布在背阳的岩石后面休整,他们拥有一天的时间来放松,只要提防同样来乘凉的毒虫。


        Thor注意到昨天还趾高气扬的向导此时龇牙咧嘴地从骆驼上翻下来,跌到沙地上,直接躺在那里了。他强忍笑意,走过去伸出他的手。


        不出他所料,小野猫拍开他的手,颤颤巍巍地起来,然后跌到他的怀里。


        Thor觉得今天值了,即使小野猫几乎要把他的肾掐掉。


        


       

       (  太短小了。(´—`。)


        


[脑洞] 可随意拿走(提醒我一下(占tag致歉

背景复联三后大概大锤失去一切。正当他觉得一切都over的时候找到了奇异博士给他的提示(老马看透一切):跑到一个曲里拐弯鸟不拉屎的地方找到一座被诅咒的城堡,给那里的主人讲他的经历(什么玩意),打动主人了就帮他实现任何愿望。


心如半死之灰的大锤颠儿颠儿地跑过去讲他与弟弟相爱的狗血剧情。


这时候主任邪魅一笑掀开兜帽大喊一声:“kneeeeeeeeel!”


houmiandejuqingzijifahuiba



meirenxiejiusuanleba


锤基 沙漠 Part2


第一章懒(bu)得(hui)发链接了

2
        他如约在傍晚只身一人叩响了破败的房门,按照线人给他的提示,退后三步。不出他所料,门缓缓地打开,露出一个人影。不管怎么说,这位向导可真是一位傲慢怪异的人呢。但是接下来,纵使他自诩有丰富的阅历,但仍不免被眼前的容貌惊艳到。他很丢人地呆滞住了。线人好像还没说过他的向导有这么漂亮,虽然Thor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Mr.Odinsson,如果你还想继续保持我们的交易关系,就请进来详谈。”面前的青年不免皱了皱眉。转身就进屋了。Thor才发觉失礼,忙不迭跟着进去。
         破败,不如说是废墟般的小屋落满了尘土,青年却毫不在意地弹入窗前灰扑扑的,也是唯一的沙发上。灰尘以他为中心散开,余辉衬着他,金线勾勒他的边缘。像仙子,Thor这样想。青年似乎并不知道自己的魅力早已征服了他,自顾自地把玩着手上的匕首:“首先,Mr.Odinsson,我们来谈一点实际的。我只是个向导,我的作用只是把你带到目的地,若是中途发生意外,概不负责并且立刻停止交易。”青年咧嘴一笑,“定金什么的也别想收回了。”
         “你可以叫我Tho——”
         “别打岔,Mr.Odinsson,我还没有说完。如你所见我是整个世界唯一知道宝石的所在地,想雇我的人一抓一大把,我是看在你富有诚意的定金才选择你的,如果事成之后你没有按照合同上的承诺五五分,我会让你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的。我目前要说的没了。有什么问题吗?”
        “好吧,我从一开始就想问了,你肯定不止因为定金选择我的吧,还有,你如果知道宝石在哪的话为什么不自己拿走,反而拱手让人呢?”他感觉有点迟钝,脑子快转不过来了。大概是缺氧再加上青年嘴炮打击的缘故。
         “第一个嘛……你想多了,只是因为你看上去最好宰。而第二个,规则限制,我无法直接拥有它,在路上我会详细解释的。”
        “还有一个……”他陷在青年眼中绿色的汪洋里,“你是单身吗?”好吧,他的嘴今天有点不受控制。
         青年噗嗤地一声笑了出来,扬了扬手中的匕首:“Mr.Odinsson,我劝你别有什么非分之想,上一个想非礼我的人被我剁了他的老二然后把他扔进流沙里了。”
         Thor胯下一紧,还好,还在。

手机打字好麻烦啊
       

我真是太垃圾了

沙漠那篇

找一位

愿意接替我

的太太

把它写完

我就可以

找一个坑

把自己埋了吧!

我真是

太垃圾了!!!

锤基 沙漠 Part1

想写锤基了
探宝商人锤×向导基
先开一个头,以后再填
       Thor一向认为自己的运气不错,这也是他短短几年迅速成为富甲的原因之一。坊间一直在猜测他成功的秘诀,有人说他发现了巨额宝藏;有人说他有贵人暗自相助;更有甚者说他把灵魂出卖给了恶魔。
        他的确在深谷里寻到了价值不菲的古墓,但也吃了不少苦头。旁边的小镇至今还流传着一个闹鬼的流言:拖着巨大的麻袋的鬼魂会在半夜收走人们的灵魂,麻袋里藏着它沿途搜刮来的宝藏,谁若想打宝藏的歪主意,他的灵魂会被打下地狱。他在传播这个蹩脚的鬼故事的时候掉了不少头发,为了掩盖他趁夜运走财宝的事实。
       他后来的确成功了,靠着这笔财富和他的头脑,一步一步走上上流社会。但他的姐姐,曾经不止一次取笑他不应该缩在西装里与虚伪打交道,而是凭着他的铁血手腕当一个强盗。Thor只是嗤笑着,毫不在意地回答他的强盗本性只是应用在搜刮宝藏上。没错,这已经成为他的兴趣爱好了。
      

        直到有一天他的眼线告诉他东部沙漠的深处有一颗绿宝石等着他。他几乎是立刻启程前往沙漠,因为得到这条消息的并不只有他。
         他的助手在他抵达的那一晚上给他找了一位黑头发的向导,沙漠里最好的向导,也是最贵的。
        
      

盾冬 混球

1
        史蒂夫觉得自己就是个混球。
       他们第一次相遇是在昏暗的小巷里。没错,他又被打了。然后巴基就像从天而降的战神一样把痛扁他的混混给揍了一顿。
        “谢谢,但是我完全可以的。”他看不清对方的脸,但看上去比他还高一头。
         “得了吧,他刚刚差点把你打晕了!”略微不满的声音显得有些稚嫩,“我救了你哎!”
         “我可以的。”他感觉鼻血顺着他的嘴唇滴到了衬衫,不如说是挂在身上的布条上。
         “好吧,你赢了。”对方叹了口气,伸出手,“我叫詹姆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你可以叫我巴基。”
         “史蒂夫.罗杰斯。”他犹豫了一会儿,伸出手和他握手。
       詹姆斯拉住他的手,顺势滑到他身边,把手搭在他的肩上,高度刚刚好。史蒂夫僵硬地与他离开小巷,走在大道上。在旁人看来他们就是多年的朋友。“走吧,去我家。”
        罗杰斯先生有那么一瞬间怀疑眼前看似人畜无害的男孩是个试图让他放松警惕的小人贩子。他挣脱了詹姆斯,呲溜一声拉开距离。
       “呃,我是不是说错话了。”暗绿色眼睛男孩紧张地咬了咬嘴唇,“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去我家洗一洗,然后再换一下衣服。你妈妈会担心的。”
       史蒂夫迅速瞥了一眼他身上的布条,答应了他。尤其是在得知他们两家离得并不远。
        他们很快成为了最好的朋友(巴恩斯太太的苹果派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劳)。当然,对于史蒂夫而言,巴基是他最好,也是唯一的朋友。常驻在布鲁克林的混混很快就发现那个任人欺负的金发小矮子配备了一个可以瞬移的打手,以一敌四的那种。每当有新来的混混不知天高地厚地来找史蒂夫麻烦,布鲁克林的混混就会搬个板凳,默数五分钟,“战神”巴恩斯就会来英雄救人。这种戏码真是百看不厌。
        但是现在,史蒂夫遇到了他从来都没遇到过的窘境。你们懂的,巴基随着时间的流逝,凭借一张俊脸和高超的搭讪技巧,迅速成为他们那条街的街花,以一撩十的那种。于是二人世界加入了两个女孩子:一个巴基的随时变换形态的女朋友,还有一个巴基硬塞给史蒂夫的女孩。令巴基痛心的是,史蒂夫总是尴尬地拒绝他的好意,然后脚底抹油,开溜了。
       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直到现在才发现史蒂夫在逃跑上有绝人的天赋,但是他从来没有把他的天赋正确地用在打架上,全用在躲他了。巴基觉得有点郁闷。于是他去喝酒了。
        史蒂夫觉得他的地位不保。于是他想去找巴基谈谈。

         TBC(想要评论_(´ཀ`」 ∠)__




         (当清醒的豆芽遇到醉酒的街花。。。